不惑之旅
但三个也够用了,白善让他们俩人和白大郎一起各带着三个少年守着一个路口,他则和差役乙去疏散群。 郭詹事拦住他低声道:“殿下,行宫那里有皇后娘娘和明公主呢,不会有事的。”太子抿抿嘴,捏着马鞭没说话。 满宝便拿了桌子上的拨浪鼓摇逗孩子,孩子听到咚咚咚的声音就被吸引,连唐夫人的儿子都从外面跑进来看。 桌子上的盘子碟被收下去,满宝只看了一眼便问白善和白二郎:“好吃吗?”白善点头,“还行吧,面还不错。”白二问:“你今天是去宿国公府了吧,他家吃的?”满宝:“一直忙着呢没空吃饭。”殷或好奇,“程二夫人什么病,竟要治这么久?”满宝轻咳一声道“今天看了三个病人,不止程二夫人,不过我不能告诉你她们什么病,我得给病人保密知道吗?”殷或问:“那你会给我保密吗?”“会呀,我可没告诉别人你划伤自个的事,程二夫人还以为你是犯毛病了呢。”白善和白二郎也竖起两根指头道“我们也一样,都给你保密了。”殷或笑了笑后道:“我并不在意这个。”白善道:国子学里的同窗嘴巴还是挺碎的,我觉你还是在意在意吧。”殷或:“……们嘴碎?”“对啊,”白善道:“我觉得他们颇有做御史的天赋,这段时间京城里热闹得很,那桩桩热闹全反应到国子学里来了。”殷或就笑道:“国子里大半都是恩荫进学的,家中父祖都在朝中为官,
大陆综艺推荐